欢迎光临软文代写网站

代写软文平台

提供专业的软文代写公众号代运营方法

我可能搞不了大新闻了

作者:jcmp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21-04-10      浏览量:0
师兄(师姐):你们好!很荣幸能有这么一个

师兄(师姐):

你们好!

很荣幸能有这么一个与你们交流的机会。

以下是我的问题:

1. 专业课的学习方法

2. 往年会有什么公司来招聘

3. 毕业后的去向

廿岁人,情书没收到过,只收不会也不想答的三个问题,真让人懊恼。

不会回答是因为很难讲清楚,不想回答是因为累得懒得想。有时候走心比走脑容易得多,天天忙到只想瘫痪,费脑的问题实在是不想想,也懒得背负这种无谓的责任。

大一的娃娃问这些问题也无可厚非,我也迷糊过,但是 有些答案终究不是别人能给的。

接手自己的未来却并没有太欢喜,常常陷入一无所长的恐慌当中,想努力做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该做什么,想做些什么却又被琐事困住手脚。每天上课下课开会写作业,日子就不咸不淡地过着,看着很饱满却也空虚着。

我甚至有很长一段时间陷入一种后悔当中,如果当初我反抗一把,坚持要去北边读考古,日子是不是会不一样?

或许不会, 所有放弃的都是因为没有足够的热爱。 当初瞎填志愿就注定有相当长一段时间的迷茫。

说起来很好笑,高二的一次课堂演讲主题是“理想”。那时我说,我想当战地记者。无论是那时候的我还是现在的我都很清楚,这个“理想”到底有多理想主义,但是我依旧赋予这个理想这类人最崇高的敬意。

比这个更可笑的大概是现在读着新闻,却连记者都不愿意当了。采访学第一节课唯一记住的是记者的一百种死法,车开不到200码可能也会挂。写作学课堂上被普及诸多媒体人因为扛不住重重压力,抑郁而亡。

身边有个闲着没事就爱看传媒行业生态报告的巷巷同学,如无意外每次都会提到薪酬问题。本来当传媒人就注定清贫,油水都没几滴,而现在更甚。

社交媒体可以说铲平了传媒业的门槛,也一直在推进“全民记者化”,另一方面机器人写新闻也在飞速发展,甚至有人言以后记者跑现场就够了。传媒人的日子可不好过,转行的转行,做黄色新闻的做黄色新闻,毕竟还得养活自己顺带赚几个小钱。

一群读新闻的也没几个愿意做新闻的。我呢?大概是因为除了这个就不会别的了吧,还会在传媒这行呆着,但当记者大概是不愿意的,要是以后实在混不下去就去开奶茶店。

这样很打脸吧?还说要当战地记者。但其实没有, “死鸡撑饭盖”并不明智,我试过我知道自己不适合,也知道其实“新闻”已经给了我很多东西,比如要为人正直。

在市电视台呆了一个月,早上10点上班,傍晚6点半至7点半下班,天天可以睡懒觉,下班还能避开高峰期还挺爽。

报道的第一天,师傅跟我说:“记住那些市领导长什么样子,别弄错了。”这大概是这行的基本素养,但是当时我就被咽住了一般。

电子编辑在这行中应该算比较清闲,基本按着记者发回来的稿子剪视频配字幕制成一条完整的新闻就可。最忙的时候是下午5点半,催片子的电话一直响个不停,一群在外面跑了一天的记者涌入采编室,叽盯着编辑改片。那时候感觉很神奇,老是在电视里出现的人居然在自己面前了。

正是因为这一个月,真正看到记者有多不易。领导去哪记者就去哪,开个会还好,跟着领导下乡视察就不好了,顶着大太阳奔走还要抢机会采访,回来的路上要写稿,回到台里又要盯着剪片。若是涉及敏感事件,终审不过片子剪好也白搭。

终于有一天,我剪的一条新闻终于可以搬上电视了。那天,我呆到7点半才走。归家路上,彩霞满天。

开心是固然的,但是我一路上想了很久,以后我真的想做这行吗?要么呆在采编室剪片,要么跟在领导后面跑。

我试过了,这大概都不是我想要的。不是因为怕死,不是因为怕穷,而是真的不想要这种生活。

别人说的,数据报告的都不算,自己真的试过才知道。

很多面临人生抉择的人会拿着自己纠结的问题去问道长(梁文道,香港学者)。说实话,这些问题无论怎么答,都会令答疑者里外不是人。道长也不愿意答,他只说: “答案就在,你想成为一个怎么样的人”。

我想成为一个怎么样的人呢?大抵是像战地记者那样,为人正直,不放弃真相与真实,还有一点倔强、慈悲和理想主义的人。

可能,我以后搞不了大新闻,但是没关系,我已经得到它给我最宝贵的东西。

别说开奶茶店的本钱 就连驾照都没有

如果稍微触及你的内心